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搶攻世界市場 大陸自貿區攻略 !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荷盛國際顧問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 文章內容會依照實際法規|時事變動而有所變動,詳細規劃歡迎洽詢荷盛專業團隊。0800202567 ●
荷盛官網

20139月中國大陸在上海將外高橋、洋山、浦東機場做了區域性的規劃並成立自由貿易試驗區,讓當時的上海添加不少的話題性。20153月除了將陸家嘴金融區、金橋開發區以及張江高科技區納入上海自貿區的版圖當中,更將自貿區的規劃複製到天津,福建省,廣東省內,讓中國大陸從北自南都有相同的試驗區做運用。為何中國大陸的腳步會進展如此?曾和資深的台商協會會長聊過便說到,『自貿區現階段有點像冷飯熱炒,雖然開放的幅度和原先的設定仍有一段距離,但中國大陸也明白在印度、東南亞等各國的崛起中,改革是必須要做的,這樣的轉型其實可以更加速大陸的自由經濟化,未來很多開放其實也是勢在必行。』
【 一帶一路與自貿區的整合】
中國於2015328日正式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加上422日上海自貿區已先行提供區內境外外幣一體化的自由貿易帳戶(FT帳戶),未來資金融通將會是大陸經濟的重要支撐。其實,從多個角度來看自貿區,簡單來說,就是想打造成另一個香港,並藉此也可作為各地的貿易、金融中心。未來也估計自貿區在「一帶一路」的戰略推行會產生十分重要的作用,這也是為何今年中國大陸將自貿區分配在北中南的原因。
其實現今仍有許多投資者對於自貿區的功能還是一頭霧水,主要的原因便在於現階段還有一些政策並未實現而導致眾說紛紜,在此做出相關整理:
1.自貿區內免進出口關稅,可加強國際貿易競爭力。
2.取消多數的投資負面表列,讓以往限制的產業能在自貿區試營。
3.取消投資方的資金及資質要求,讓外商便於投資。
4.簡化投資申請程序,一周內便可拿到批准執照。
5.未來發展低稅公司,但目前僅開放部分稅務優惠。
6.『打造自由金融市場』,雖然大家期待的RMB自由兌換還未開始完全實施,但未來開放的空間仍是非常值得期待,許多外商也樂見自貿區未來能演化為另一個香港。現在已有許多國內金融業前往自貿區開設子行、分行為未來做準備。



四大自貿區特色

【善用境外公司操作】
由於投資條件的鬆綁及相關的優惠政策,自貿區成為投資中國的新選擇,加上自由貿易的金融市場及關稅的優惠透過境外公司的運作就成了最重要的一環。企業除了透過境外第三地轉投資來減低投資風險外,還能解決大陸收入合併的問題。加上境外公司的貿易操作獲取更大的利基點,各種操作模式可參考:

【控股模式】

【貿易模式】

可透過進出口的調節,做盈餘保留。並投過同名公司來消除客戶認名的問題。

【選擇專業的顧問團隊】
自貿區未來將會是大陸的主力重點,大陸的各項政策法規瞬息萬變,荷盛顧問於兩岸三地有著最完整的團隊(會計師、律師、專業顧問群),能提供給客戶最完整的規劃及服務,要掌握第一手的投資資訊與操作模式才能在未來的市場中致勝,若想了解更多自貿區的運用也非常歡迎您的洽詢!


荷盛粉絲團 掌握最新消息


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案例分享_如何運用境外公司投資中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荷盛國際顧問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 文章內容會依照實際法規|時事變動而有所變動,詳細規劃歡迎洽詢荷盛專業團隊。0800202567 ●
荷盛官網



根據金管會發布去年(2014)台灣上市、櫃公司投資中國的一千多家企業,獲利金額2137億,匯回金額2142億,都創下歷年來新高,顯示台灣企業在中國投資的情形已占相當高的比重,除了相對較低的生產成本及豐富的天然資源外,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亦是許多企業紛紛願意投入的主因。


雖然龐大的市場所產生的利益令人垂涎,但是歷年來聽到在當地投資鎩羽而歸的台商不在少數,甚至還因為不熟悉當地法令,而發生司法糾紛的人更是時有所聞,造成台商在過程中蒙受不少的損失。因此,為避免個人在當地的投資風險,多會以間接投資的方式進行,亦即透過設立的境外公司,用境外法人身分進入中國,以下透過實際的案例,來與各位分享。
§案例
客戶A在台灣為商用機台的製造商,主要銷售市場以亞洲為主,為因應大陸台商的訂單需求,因此欲在大陸設立一間商貿公司,做為對大陸銷售及發貨使用。在此案例中,可分為投資段及貿易段,投資段(圖一)主要是企業主透過設立兩間境外公司,以雙重控股法人身分進入大陸設立商貿公司,此架構可避免企業主如用個人身分投資,在當地若發生不可抗力的問題(例如:法務、財務等),可避免以個人直接的經濟損失,建構一個兼顧稅務安排與風險規避的防水牆。
(圖一:投資段)



在貿易段的部分(圖二),則可透過境外公司的設立,在台灣公司及大陸的商貿公司這邊形成一種三角貿易的形式,大陸的買家下單給大陸的商貿公司,再轉單給境外公司後,下單給台灣公司製造後出口至大陸買家手上。上述架構是許多企業常用的模式,好處是在交易的過程中,在境外調整價格的差異並保留部分利潤,未來可用於企業資金運用外,在分配股東盈餘上亦可得到租稅安排的效益。

(圖二:貿易段)

境外公司的運用非常廣泛,除上述案例用來做為控股、分散風險及三角貿易之外,亦可用來做節稅、資金調度以及海外基金與信託工具。由於每個案子均有其不同的地方,因此會建議運用境外公司進行相關的安排時,還是諮詢有經驗的顧問進行討論,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兩岸反避稅法案之衝擊及影響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荷盛國際顧問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 文章內容會依照實際法規|時事變動而有所變動,詳細規劃歡迎洽詢荷盛專業團隊。0800202567 ●
荷盛官網


201411月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制定「財稅帳務自動交換標準 (Standard for Automatic Exchange of Financial Account Information in Tax Matters)」。這意味著,日後國際間可透過相互交換稅務資訊,掌握跨國企業利用境外公司避稅的相關資料進行追稅。一旦企業的稅務資料被掌握,大部分的隱蔽交易(如:利用作帳的方式,把營運利潤留在租稅天堂),將攤在陽光下,供各國稅務機關調閱檢視。而這把火,也從國際間燒到台灣立法院。在20152月立法院新會期,財政部決定將《所得稅法》第43條之34草案,列為優先法案,也就是讓台商憂心忡忡的《反避稅條款》。訂定《反避稅條款》之主要目的:

l   避免國內企業,透過海外子公司或紙公司,將盈餘留在境外,不積極匯回境內,以達到稅負遞延之目的。
l   追求租稅公平,避免未進行利潤安排之繳稅企業,因長期租稅負擔不公,造成競爭劣勢。

《所得稅法》第43條之3草案,營利事業直接或間接控制在中華民國境外低稅負之關係企業(Controlled Foreign Corporation, CFC),該關係企業當年度之盈餘,應按營利事業持有該關係企業資本之比率,認列投資收益,計入年度所得額課稅;營利事業實際取得該關係企業股利或盈餘時,於前開認列投資收益範圍內,不計入所得額課稅;超過已認列投資收益部分,應於獲配年度計入所得額課稅。


目前採用權益法認列投資收益,於稅法規定,按實際收到股利時,才須計入所得額。但《所得稅法》第43條之3,將使財稅基礎更為一致,消除以往稅負遞延的時間性差異,也間接降低了企業因避稅將盈餘保留於境外之誘因。

《所得稅法》第43條之4草案說明,依外國法律設立而實際管理處所(Place of Effective Management, PEM)在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應視為總機構在中華民國之營利事業,依本法及其他相關法律規定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

目前實際管理處所(PEM)之定義,仍有待稅務機關定義。但此部分不妨參考中國大陸對於實際管理處所(PEM)認定之方式:
1.       高層管理人員或部門,履行職務之場所於中國境內。
2.       境外企業之財務或人事決策,應由中國境內之機構或人員核准。
3.       境外企業之主要財產、會計帳簿、公司印章、董事會和股東會議記錄等存放於中國境內。
4.       境外企業有1/2以上有投票權之董事或高層管理人員,經常居住於中國境內。

由此可知,中國對於公司的管理階層之住所、經營決策或主要文件資料,只要在境內,就有可能被認定實際管理處所在中國境內,適用中國稅制。

目前《反避稅條款》看似勢在必行,但根據中央銀行最新統計發現,今年2月全體金融機構的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資產總額為1860.6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7.33%,意味境外金融比往年更為活躍。這表示擁有境外公司之營利事業,並未顧忌《反避稅條款》可能三讀通過,而減少其交易量,這或許與台灣特殊的政經環境有關。的確,台灣的《反避稅條款》於落實上,確實存在不少隱憂:
1.       稅務機關要對潛在規避稅負之營業事業補課稅,首先必須要取得相關稅務資料,惟與台灣簽訂租稅協定之國家甚少,課稅資料難以從他國取得,最後可能落得形式大於實質。稅務機關於運作查核時,困難重重。
2.       依投資比率認列投資收益,併入所得額課稅時,境外公司之盈餘,已於當地繳納稅款,日後盈餘匯回時,如與境內課稅年度期間不同,稅務機關將如何計算扣抵其應納稅額?又間接控制之境外公司於當地已納稅額應如何計算?此皆為稅務機關應設立公平明確的機制,供企業信服並遵循。
3.       台灣營所稅率為17%,低於世界主要各國,如境外所繳納之稅款可扣抵境內之應納稅額,預期將產生大量退稅之申報及查驗,造成企業及國稅局,雙方皆增加稅務成本,而國庫實際增加的稅收確有限。
4.       針對境外公司之盈餘課稅,若該企業保留資本於境外,係為了未來轉投資或併購決策。此措施將造成企業資金調度不便,可能會降低真外資來台意願,假外資抽根離台。
5.       最後,財政部一再強調,《兩岸租稅協議》須簽訂於《反避稅條款》之前。惟目前國內對於《兩岸租稅協議》仍有疑慮,恐短時間無法與中國大陸完成簽訂,因此也將延遲《反避稅條款》推展時程。

反觀中國反避稅規範,早於台灣一步。於今年21日起,中國國家稅務總局2014年第32號《一般反避稅管理辦法(試行)》已正式上路。該辦法明確指出,稅務機關依據合理的商業目的和經濟實質的類似安排為基準,按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實施特別納稅調整。也就是說,未來只要企業進行利益安排,已達避稅之目的者,稅務機關將於法有據,可直接調整應納稅額。再加上早已實施轉讓定價、成本分攤、受控外國企業及資本弱化等其他特別納稅調整範圍之規定。中國反避稅規範之架構儼然成形。故台商於對岸投資時,如有交易行為觸碰到反避稅法規時,需有面臨被查稅之心理準備。

綜觀上述,反避稅活動已成各國增加稅收之著力點,只要增加力道,勢必提高跨國企業之租稅成本。雖然於租稅天堂設立境外公司,非僅有避稅之目的,也有海外上市或提高投資便利性之優勢,但您仍需要知道,租稅天堂的稅務風險及成本,已逐漸提高。建議您可與會計師進行研議,目前企業的利潤安排與查稅文件,應足以證明交易之真實性且合理性;積極主動做好租稅管理,以因應各國反避稅查核行動。

荷盛粉絲團 掌握最新消息